。Letter IX

宝贝,这封信的字句也许会是素朴平实的,没有上封信十步一景般密鼓紧锣的闪光字句,正如我们这些时日的生活。那天银行打电话来做调查,说我的银行卡已经开通两个月,使用情况如何。我有一瞬间的出神。原来我回来,才刚刚两个月。而我们在一起的日子,还凑不够这么多。两个月不够一个暑假。还是小孩子时回老家过暑假,晃晃就过了的。而这段长的像是一次成长的时间,也仅仅只是两个月。就像,成长真正发生的那个暑假,回头看时也会这么惊人的长。一个下凡的神仙经历凡间百年,做了一百年才能做完的事,然后回到天上熄掉未燃尽的香。接近动与静的反差。大概就是因为这样。这两个月间有很多事。找到工作又辞了职。搬了家,布置它。开始一起做吃的。我们开始面对很多现实的细节。这些细节中我们获得以往心心念念的喜乐,也发生以往意想不到的龃龉。我们觉得无上的幸福,亦在另一些时候因为分歧而产生的怀疑而痛苦。我们凭借爱意,将这些细节浸润与磨合,使得幸福的更幸福,痛苦的归为平和。这个过程使我们的生活变得洗练和融合,而我们的确仍有许多枝节需要努力。但是, 即便真正与你生活的这两个月并不如想象般清风皓月的完美,即便它已经显得如此密实紧凑并且有重量,你也不要怀疑,在这一封信里,我最迫切的想要向你表达的,是此刻我心中时时系着的紧迫与不甘:若我们还有60年在一起的时光,便只有360个这样的两个月,这样如何足够。与我想要的相比,还是太少太少。只是和你在一起时厚实妥贴的存在感,已足够让我心怀痴念,殷盼在你我的时光维度里,一世只是一个计量单位。下一个瞬息又恍然,轮回之事太飘渺,诚心能求的,是这一世的鹣鲽。

 

那一次,在爷爷的照片前,持三支香,你的口中喃喃低语。我听不见。手中也持着香,面前是素未谋面的老人家的遗像,身旁是低语的你。青烟萦回,你心中所求,该也是我们的姻缘。那个时候,我便坚信你我所求定然实现。心诚则灵。点点火光明灭之间心亦随着颤抖,颤抖着明悟了何为心诚则灵。诚心的求,所求该是与自身命脉根源相连。世间亿兆物事,独独只求这一件这一桩。求得,平生已足,感恩不尽。求不得,也不能了却,仍要苦苦的求。迫切,渴望,魂牵梦萦。这样的心境是为诚。如此的诚,也许不需要神佛保佑先人荫护,也没什么求不得。哪怕有违天意,又有谁说不能逆天而行。我们同以此心求姻缘,曾渡过怎样的修炼。

 

前些时候我每天上班,下班,挤公车,混迹在这个城市的人流中。在一些瞬间,当我在公车上被一个急刹车晃的失去平衡,在路边踌躇着等待一个过马路的机会,从写字楼里下来看到晦暗不明的天色,我会突然看到你。脑海中,以往独自一人的你,也在公车上,在路边,在写字楼下面,处在和我一样的处境,心中是相同的疲倦心境。不同的是,那个在等着我的你,回家之后仍见不到我。每日见不到我那个你的生活状态,我终于能全然理解。你拖着那样一副身躯与心绪,打开一扇里面没有我的门,这样你每日都要经历的钝痛,我变得感同身受,感同身受到悔恨那时没有在每次你打开门的前一个瞬间打一个电话安慰你。不在你身边的这些年你所承担的,对我来说不再是一场隔岸观火,只是理解与感激,而是变成了自己的痛,和自己所承担过的叠加在了一起,修炼成心上的一方柔软。柔软的无法舍弃,柔软的只能怜惜,于是柔软到坚韧不拔。这便是我们的心诚则灵。这样的柔与韧,在以往类似苦修般的分离之中亦不曾分崩离析。堪比遭天劫而不灭。而渡劫之后修成正果的我们,若能一直触摸到那方柔软,便能一直甘之如饴。

 

放你的歌来写信。中间有听到键盘上打字的声响。打字的声响虽然也是声音,却仿佛提供了和歌声不同维度的感官。歌声与打字声的交织中我又看见了你,在那一个个夜晚,坐在电脑前。录歌给我,和我说话,或是像那歌中一样边录歌边和我说话。我们一起度过亲密甜美又忧伤暗涌的那些时光。然后,你在我离开电脑之后黯然。这情景给我的感伤,随着噼啪的打字声一点点涌出来,漫过以往流离的记忆。而如今的我,在我们的屋子里,在你可以触到的地方给你写着信。只有亲密甜美,没有忧伤。于是,这结尾的一句,很想和你说:宝贝,流离的时光,已经过去了。

 

(写于2010年5月27日)


04 Mar 2013
 
评论
© Tiger Ro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