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d to letter VIII

宝贝: 

    这一封信,抱歉让你等待了这么久。当然,信永远不会无疾而终(听先生说话倒是因为我们两个可悲的记性岌岌可危)。写到老,活到老。是说,我相信我们一直会因对方的存在而感受着本心的书写欲望。对方的美好,要赞颂;自己的欢愉,要歌唱。我一直被这样的欲望所催动,文字的妥帖流转也并没有远离。可是那些赞颂与歌唱,只在我心中积攒膨胀。我却不是在酝酿,自内心的井提炼闪着光的情愫。我是在阻拦,似努力收束着袋口的绳索,不让那时时现身的一个痴念半句蜜语,毫无铺陈承接的孤零零跃然纸上,像一场生硬的着陆。我希望划出一道优雅的轨迹,而这一次却找不到开始的点。内心语声鼎沸,却不知该从哪个角落引出文字的涓涓细流。哪里都太炙热,太滚烫,无从着手。那起始的点,会因为聚焦了全部言辞的跃跃欲试而灼透纸背。宝贝,我多想有你酣畅彻底的挪移手段,能将心中的锦绣情怀原封不动搬到信上。每次读你的信,都像那一张清净信笺上托着一方深重而清亮的月华。我想要将自己的心意罗织成文,却要百转千回。而心中已愈发悸动起来的热切,受不得这样的转折。

 

    小孩子说:我好快乐,好多好多快乐想要说,那么多话想一古脑儿说出来,就不会说了。

 

    我的确越来越容易快乐。我们和形影不离已经近在咫尺。每一日都比前一日更近一些。心心念念着恨不得飞快掠过的时间,只剩下不到一个换季。这个念头每每让我快乐欲狂。最初是壮烈的无法预知、不计后果。后来是在口中若无其事的念出的、却让我们在心中嘶喊痴怨的三年,两年……而现在,在黑暗甬道的尽头,光芒触手可及。和你为我织的好长的围巾一起寄来的字条上,写着 我等你。宝贝,你就要等到了。那张小小字条上的破釜沉舟,就要化成卸甲归田的心满意足。而在这样的时候,我们又直面现实生活的暗流,有了抉择,溶解了我们之间的隐患。你也许并不完全洞悉,对我,这隐患溶解真正让我欣慰喜悦的意义所在,在于你选择听从自己的本心,跟随心之所向。这与那份不懂瞻前顾后的壮烈,纤细字体里刚毅的破釜沉舟,才相得益彰。心结的破除,使得我们来路上的高山流水亦能延续,柳暗花明成前路上的山明水秀。而这条路途,自然是心的路途,灵性的涨退洇染出下一程山水的清朗或暗淡。 你明快的释然,我们心中共同安身的一隅天地从此一直澄明着。这是境界的穿越。相比之下,现实的抉择已不再是关键。

 

    店里看到一个银镯子。样式就像一个常见的玉镯,一个简单的圆环。很细致很亮的银。又显得幽静。看到觉得讨喜,因为像你。就这么欢快起来,幽静美好的你,将要与我亦朝亦暮。

    路过一座城市,安适明净,有山有海,有着温和的冬季给怕冷的你。又欢快起来,幻想着若是能住来这里你心中的喜乐。

    走在温软的海滩,踩着是极细腻的沙,退潮了沙上留下齐整整的波纹。日光将尽,庞大的一场静谧,没有旁人。我们可以在片沙滩上跑,在这里跳,唱,在沙子上写字,坐下来说话,头挨着头躺下……涌出这无数可能,心中空灵灵的便欢快起来。

 

外物所给我的愉悦,变得更加直接。毫无例外的指向你,而其中的途径,因为我的快乐欲狂,已畅通无比,乃至于这种指向性成了不知觉的必然。欢快的溪水清澈见底,一眼便看到水底宝石一般的你。如饮下冰凉泉水一样清冽的舒畅,亦在咽下的几秒之后让胸腔充斥寒烈而快意的痛。

 

    痛是因为思慕,因为渴望。一个困于沙漠干渴欲亡的旅人,愈接近绿洲之中的湖泊,对那水的渴求就愈无法抑制。渴的感觉愈发暴烈使得喉咙觉得疼痛。在俯下身将脸贴向湖面的一刹那,沸腾起来的渴求涌向水面,灼痛了他的嘴唇和两颊。这个意象恰当的描述着我对你思念无法遏制的愈演愈烈,在就快不再需要如此思念你的时候。因你而生的欢快活跃的翻腾起来一瞬间变了调性,是经历了类似化学反映的过程么,变成了这样尖锐的思念?还是情绪自然而然的推进,眼睁睁看着手心温厚实在的一匣喜乐,却无法拿给你看? 只因这思念与之前的欢快有着相同的气息和脉络。是纯粹而直接,已化成直觉的指向性。想要握住你的手,于是我的手不自觉的空握着中间正好容下你那小小的手。想望着你的眼,我的头便自然而然的微微低下刚好是与你对视的角度。想要躺在你旁边,下意识的便将身体往左边移留出了右边的位置给你。这里的“你”,我的精神与身躯像需求氧气一样自发的需求着的你,就是单纯的毫无附属物的你,是赤裎的你。这种需求不是因为你的容貌,不是因为你的冰雪聪明,不是因为你能写字会唱歌,甚至也不是因为你能听懂我说的那些连我自己也不完全懂得的晦涩道理。这些只是来时的路径,而如今这路径已经可以省略。思念直指你的存在本身,更加纯净也更加浓烈,越来越会让我陷入其中。像是失魂落魄一般,现实无关紧要,对身边的事物感觉钝而遥远。像是读一本引人的武侠小说,读了进去,整个心思都被系在中间,恍然中觉得书中的世界才是真实的。像我在思念你时,觉得,只有你才是确凿的存在。

 

    脚受伤之后,开始的几次处理和包扎很痛。在那样的时候,我便拿出存在手机中的你的信来读。我会感动,会欢快,然后会陷入对你的失魂落魄的思念。疼痛便不再是那么难以忍受。而这封信中的很多字句,也是在那样的情境中,自由自在涌现出来的。

 

    这一切的一切,不是很神奇么,宝贝。



(写于2010年1月24日)



04 Mar 2013
 
评论
 
热度(1)
© Tiger Ro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