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 VIII

先生:

这大概是许久以来我写的历时最长的一封信,长的连我自己都像等过了来年的春夏之界。即便如此,信,仍旧不会无疾而终。因为,活到老,写到老,这是我们不用相约亦能做到的事情。

我已留意到,在我给你写的信里总会有关天气的文字,大概是对时间感知的惯性。时间,这个词对你我而言,是独具涵义的。这个秋天,好像比往年都漫长。天气早冷,雨水骤降。这个秋天,生活现实的暗流又一次正面涌来,几度令我们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进不得,是为无法按照心之所向为未来领航;退不得,则因前者的屈曲妥协而心有不甘。它像一场心理战,若不将症结解除便会蒸腾不休,对你我而言是一个强大的隐患。至此,如你所言,每到此境地,就静下心来问自己究竟什么是心里想要。于是很好,我们不约而同的想要解决这个隐患,我们做了调整,做了计划,在二者之间果决地做了选择,事情终于出现了明朗的期待。在将一切顾虑和背负统统卸下之后,我感应到,在这番类似私奔的旅程上路之前,我心是明快的释然感。究竟是不是在与世俗激烈的角逐之后,愈发明白,我们的人生是想要这样,而不能是别样。能够忠于喜好,主宰命运迁徙的执念,是我们无法成为别样的人,接受别样的人生的根源所在。


在那段消耗心绪的时间,我写了一封寄给5年后的自己的信,在一个无望的夜。信中所探望的未来美好时光,在那个夜里变了味觉,夹杂了卑微的憧憬与模糊的遗憾。心有所感,因即将淹没于无能为力的生活而被狠狠咬掉了一口,频频下沉。终究还是难抵自由与爱的诱惑啊,又或许是它们过于强大,强大到连我自以为不得不止步的临界点都被抹煞清除。于是,那封5年后的信,便在那个解放的夜晚,因主导思想被瓦解而静静的死去。先生,你不要失望,因不能多看一封信。O(∩_∩)O


若此刻说话,我会说,你是不是也在听电台,你听的是哪一首歌呢。

我现在正放的是“L'onde Amère”。(很多歌曲被赋予了辨认年份的功能。)说这个是因为正好听见了它,便想到了认识你的那一年,我在网路上向你推荐过它。没有记错的话,那个晚上,距离你17岁生日还有一点时日。白驹过隙,真像我们共同捧读着一本厚厚的书,读到了这里,再回忆开头的情节,才恍然于这之间的距离,原来已是山一程水一程。

遥望山水重重,同生同息,同悲同喜。我愿意将其看待成我们的另一个唯一性。当你的书写中已渐渐省去了关联词,跳脱的思绪,如幽静森林深处悟透的光,直抵残破的幽暗之所。至此,我们有了自己谱的曲,奏的乐,填的词。我们分工协作,同商共议。我们成就了对方,成为了彼此的文化生活。先生,一步一履,我们走得愈来愈密,就快走成一体了。

 

记得的。
夜晚。你将我与别人电话的声音录下播给我听。几次三番,总有电话在中国的所谓黄金时间拨打进来。你委屈的在一旁等待,趁我不备狡黠地造了这个小型恶作剧。听后才知道,原来我对你说话的声音语调,与对他人,会是如此的大不同。这桩洞察,是一生只得一次的机缘,在属于我的宇宙时辰里,只得一次的机缘。你带给我,我欣然领受,在意识之前,已将你与世俗轨道区分的清晰决绝。

记得的。
夜晚。你给我出地理试题。我淘气的回答北极和南极的最大区别在于北极有北极熊而南极有企鹅。你哑然几秒,很快便宽容的笑纳了这个答案,并以老师的口吻认真的说:这道题,可爱分得60分。我说60分就及格了呗。我及格了吖。那么,另外的40分是什么,你讲给我听儿。于是,便有了一个晚上的地理测试、无厘头答题与哭笑不得的评卷讲解。真是欢喜的不得了。想,若读书年代,你能成了我的老师,那么我定会成为一个科科全A+的优等生。定会让自己成为,修炼为。无论如何。


记得的,仍是夜晚。
此时,也已入夜了。

回想起来,有许多个夜晚已经成为你我纪念回忆中不可缺失的一笔。恋将5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总共是 三十三天。一次次,我去机场送你。上机前我总说,这是最后一次来送你,今后无论是离开或归来,我们都会同行。谁知你在相约的日子到来之前偷偷买了机票,一次又一次,不远千里,甘愿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在不同的国家停留中转,长途跋涉的回来看我,陪我过一个圣诞,过几天盛夏,然后再匆匆离开。而即便你抽尽了一切能回来的机会,我们这样拼拼凑凑四舍五入的勉强计算也不过三十三个日子。我不知道,三十三天,对于能够朝夕相对左右相携的恋人们而言,意味着什么。我只知道,这样一段无法构成任何换季的时光,我们用了五年的时间才能凑得。我从来不是一个懂得计划自己将来,安排自己未来的人。可是我遇见了你,如你说的,你遇见的人是我,就一定要过符合我们生命的生活。每想及此,深深感动且相信,未来必不会被庸碌和喧嚣的生活所淹没。现在,当我们已能够平心静气的计划往后十年的生活的时候,我知道,我们离梦寐以求的真实宇宙 已经越来越近了。如今,一天天等待去机场接你的日子。一天天等待,背着行囊与你一同远行的日子。

一天天等待,到了那个美丽的日子,在雪山脚下,那被命名为宇宙入口之处,一个女子头顶白纱,对你言爱,并将她生命流转之原形倾注于你脉搏声中。你一袭白衣,如夏日云初,林间清泽。你在,光便在了。连绵雪山在前,人世喧淡在后,天地之间,她要与你栖息于这番美景良辰,看一切繁华皆成背景。

是用层层叠叠的积年的爱与天质,来对抗人间裂帛的短兵相接。来缱绻,来卓绝。你无须身骑白马,我亦不必放弃抒情,哪怕终日寻常布衣,粗茶淡饭,仍能获享一座世界的知足与安宁。

先生。我爱的先生。
我但愿成为你的衣裳。我但愿 在怀着未老的身躯却尚不能在你身边的生命时节里,成为你贴身的任何一物。衣袖飏飏,挂满了风的纤维。又是等过了一季。此刻,我只愿 成为你 21年来 从未如此强烈感受过的 心跳悸动频率的 其中一下。

总是能第一眼看见我的美。
总是能第一眼发现你的好。
你说,留下来,做我们的歌词。

 

“ Tiger sniffing roses ” 刚刚放完,现在听的是影片末尾的离别曲,由三拍的旋律与四拍的节奏合而为一,倾倒的悲伤如珠帘扯裂,颗颗撞落满地的铿锵有力。生命一隅,花火闪灭,也许再不会有回头的可能。便以此纪念你我的美好与善行。若非彼此的源头,我们的生命又该如何流转。情谊至此,已远不是十笔得以聚之成形,也非一张口便可呼之成象。我对你,与你对我,是如一则青山绿水的倒叙时光。心中知晓,当下的美景每踏前一步,皆是寻望源头的路径。

随即而来的,便是欣欣然的千万倍。

很想对你说,先生,与你相恋,我感到幸福的要命。



(写于 2009年11月24日)


04 Mar 2013
 
评论
© Tiger Ro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