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 V

先生:
    距离上一次给你写的信,到现在已经过去两个月。有那么几次,想提笔给你写点什么,当身心陷于旷野方外的时刻,最终仍怕被夜风推散开,于是只能选择开口,说话。
 
    对你说了什么呢。

    那个已被宣布停了机的号码,彼时有了另一种方式,在绵长幽静的生长。是我赋予了它耳朵来聆听,而它的意识和情感仍旧是你的。黑暗中,你没有缓缓睡去,在每个我冻结睡意的午后,黄昏,或是夜里,你是薄雾中的光,穿梭时空障碍抵达我,如同在人世河流的深处相会,在欲望与孤单之境中,收集光亮,吟唱落泪。有那么一些时候,感觉你已嵌入我灵魂之中同生同息,那些时刻,呼吸变成一种默契的语言,徜徉在那片漂浮的陆地之上。那些时刻,我可以对自己提问,并听你借由我的嘴巴回答一切我所想知。而当另一些时刻,当可畏的人性私欲侵入体内,教唆那只不怀好意的猛兽,伺机逃脱出来践踏身边的芳草园林。我置身于激烈之所,目盲。目盲时分,看不见一切包括自己。身心从清明的一端被抛至难以形容的恐慌之境。在你面前,在唯一能够让我完全呈现真实的这个人面前,忘却了言语的暴戾,以为凭借爱意,便放任那刀锋的犀利划过你我如水般的幽凉心境。可惜我当时不懂得,好所相伴而生的不好,是生之常态;幻想与否,只是一念。若是一直在幻想中甘之如饴到完结,便是最真的真实。你说的多么好。后来,当我再看到这些话时,当初的剧烈已逝。除去自责,仍旧羡慕,羡慕自己如何能够认识这样的一个你。所幸,水缺,亦可复圆。在我因愧疚而彷徨的过渡时刻,你总会果断的以直面方式将我拉出模糊地带。那晚你来电,我略带忐忑的问你,它真的不会成为不好的积累么。你在电话另一头说,“好了就是好了,若会积累下来就代表还没好啊。小傻瓜。”
  
    你总有令我沉淀释然的标准答案。
  
 
    在走过很长的一段路之后,发现身与心的依恋始终如一。你我的爱与情,动人的痴迷。它宛如天明时分第一朵绽开的花,栖息于灵魂之上,拥有属于自我的内在精神的光与色。先生,这些是恩赐,还是修炼的成果呢。



                                                                                             2008年8月7日


04 Mar 2013
 
评论
© Tiger Ro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