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 I

亲爱的小先生:

        Vanessa用先生称呼她的爱人,今夜,我也想用这个昵称,哦不,是在昨夜,或者应该说是许多个我以为已然忘却却不自知的时间里。最近的一次,是在我连续三个夜晚通过安眠药无法注入睡眠的夜里,直至凌晨,在你当地的时刻表里。是耳朵的缘故,那病症噬取了药片应有的功效。就在辗转翻身的时候,我把身上小毯的一角压成了一个斜三角形,那空调的冷风在不远的地方直吹我裸露的小腿,凉飕飕的,安静的房子里我半睁着眼睛,已然分辨不清这张床的方向。而实际上,那药片的效果尚有残余,才让我误以为是那些日子里萧瑟的秋风天又来临了。秋天总是印象深刻,阳台上的花草,过夏的玫瑰,那个忘性大的女人,以及每天随尘土迎面而来的划过半个天空的飞机声音,午后必定去光顾的小奶茶店,还有黄昏穿越马路时候习惯性低头看左手腕上的手表指针,而那手表如今已经找不到。我换了相反方向躺着,听见沉重的呼吸声,后来渐渐变成啜泣。我已很长时间不再莫名地掉眼泪,而在这个凌晨,我确信是被一些冷落的情愫意外的触碰到了。比如白天的时候我花了40多分钟时间计算一笔不大的帐目而导致偏头痛并且一直持续到半夜。我记得艾略特在《普鲁弗洛克》里有这样一句诗:“还有时间,还有时间,为接待你将要照面的脸孔准备好一张脸。”这个凌晨,我就只想起它,这让我白天干活的时候能够预留些许位置来营造一些热忱。事实上,我也不能说不快乐,只是相距你理想中我应该从事的职业有了较大的偏差,相距我当初希冀获取理想之途发生了背离,一座高墙从天而降,我尚未作出选择,却已不得不转换方向。是的,诸如这些,让我在贫乏的睡眠之夜生出了自怜气息,却如何也擦不干那些液体。可就在那时,黑暗里我透过窗外黎明埋伏的弱光里看见了你16、17、18岁时的少年模样。亲爱的小先生,如今那少年已撕下了多少可以年华算计的厚厚日历,他呈现在那里,背后是我曾笑靥如兰的青春时代,像在近处却又如此幻远,时光的指针在困顿与失眠之间波动,在今天与昨天之间搜寻什么试图参与。许多话语因此卡在了那里,在思维里。只在这个晚上。Only if…。Mono小姐昨天早上跟我说,前天梦见了你和我。梦里的你,声音和歌里的一样。白衣,戴帽子,瘦。我已许久不曾见到你,听见你的声音,只在最后的一次,你录的歌名叫Paradise,没再念过诗。Mono小姐这个周末将来与我见面,一起去看海。这个消息让Miss blue十分羡慕,原因是她已住进了城堡,恢复了没有自由的公主之身,外面的花花世界再难涉足。而我,就在这花花世界之中。而你,也是如此。以及 Mono和 Mr. Banana. 噢,花花世界。在一个幻觉铺张的凌晨接起某个人的电话是件如此容易的事情。Mr. 17正在花园里散步,那个新的书店刚从他手中复活,他将我和你们写过的诗歌贴在了书店的墙壁上,我因此给他邮了一些精致的小装饰,为衬那些生命。八月,蓦然想起临近八月,小先生的生日即将到来。第三年的生日之夜,你说,他还会如往年一样忧郁吗。十月,马上就是十月。亲爱的小先生,在你彻底失去音信的那个夜晚,我同样的如今天,有许多话想说,话很多,却来不及用纸笔记录,来不及用回忆记载。杜拉斯在《话多的女人》里,一贯用她那精辟简短的字倾诉那些冗长的情感,而我的,依旧这般狭长而繁琐,贯穿在这个天光将临的黑暗底部,摸索不到一丝通透之光,沉入那番连绵不断的海潮之中,与你会合。


                                                                           2007年7月25日

                                                                                    苜

                                                                    

                                                                                   


04 Mar 2013
 
评论
© Tiger Rose | Powered by LOFTER